“反恐、去极端化与人权保障”线上国际研讨会召开

中新社日内瓦9月18日电 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5届会议期间,中国常驻日内瓦代表团、喀麦隆常驻日内瓦代表团和中国人权研究会17日共同举办“反恐、去极端化与人权保障”线上国际研讨会,旨在搭建平台交流中外反恐和去极端化实践与经验,探讨中外反恐和去极端化实践如何有助于保障人权。

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陈旭在致辞中表示,国际社会应牢固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积极落实《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促进多边主义与国际合作,提升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应对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促进和保护人权的能力。中方愿与世界各国分享在反恐和去极端化方面的宝贵经验,为增进各国人民的福祉做出贡献。

8月12日的招股书显示,熊猫乳品与中山宏昌签订的《委托定牌加工协议》,中山宏昌委托熊猫乳品生产加工江中猴菇炼乳调料包,合同有效期为2019年9月18日至2020年12月31日,具体产品数量以订单为准,熊猫乳品根据订单约定向江中食疗交付产品。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香飘飘一直是熊猫乳品的主要客户(除2017年为第二大客户外,其他年度均为第一大客户),熊猫乳品向其销售甜炼乳的金额分别为5875万元、7421万元和5387万元,占公司主要产品浓缩乳制品销售收入比重分别为16.23%、16.45%和12.44%。

对此,熊猫乳品回复深交所称,2020年8月20日,江中食疗已出具《确认函》,确认自2017年1月1日至今,江中食疗和中山宏昌、熊猫乳品之间不存在包括食品安全、食品质量在内的任何纠纷或潜在纠纷。同日,中山宏昌出具《确认函》,确认自2017年1月1日至今,中山宏昌和熊猫乳品、江中食疗之间不存在包括食品安全、食品质量在内的任何纠纷或潜在纠纷。

深交所官网显示,8月4日通过上市委会议后,熊猫乳品于8月12日提交注册,尚未有注册结果。对此,9月7日,熊猫乳品证券事务部人士回复,“注册结果还得等待证监会通知”。食品安全首当其冲

“公司向香飘飘主要销售条包甜炼乳,用于香飘飘冲泡奶茶产品,其属于热饮,产品销售主要集中于每年的一、四季度。因此,根据香飘飘的采购和生产计划,其向公司采购条包甜炼乳主要集中于三、四季度,具有明显的季节性。”熊猫乳品称,接下去的8-10月,香飘飘对公司的计划采购金额分别为796.46万元、849.56万元、1061.95万元,均同比增长,不存在2020年来自香飘飘销售收入大幅下降的风险。

与会学者认为,反恐是所有国家的共同责任,不应出现双重标准和政治化。要想推动落实《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联合国各成员国应加强国家、区域等各个层级的合作与协调,分享反恐良好做法和最佳经验;相信此次研讨会不仅有助凝聚共识,也为今后反恐和去极端化及保障人权事业的合作打下良好基础。

“2018年起,公司设立奶酪事业部,不断加大奶酪产品的研发及销售投入,2020年公司奶酪经销商上海乐厨食品有限公司成为公司浓缩乳制品前五大客户。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1-6月公司经销渠道销售规模有所下降,直销客户蒙牛乳业的销售金额占比有所上升,成为公司浓缩乳制品前五大客户”,熊猫乳品进一步解释称。

深交所也在上述注册环节反馈意见落实函中明确要求熊猫乳品披露2020年及未来是否存在来自香飘飘销售收入大幅下降的风险。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一季度,香飘飘营收4.3亿元,同比下滑48.61%;归母净利润亏损0.86亿元,同比下滑达264%左右。到了二季度,虽亏损有所收窄,但亏损额仍然达到6388万元。

同时,报告期各期末,香飘飘均为熊猫乳品应收账款前五大明细项目对应的客户:应收金额分别为1269.54万元、1612.04万元和707.29万元,占期末应收账款余额的54.71%、43.88%和19.18%。

2018年11月12日,熊猫乳品披露了IPO申报文件,拟登陆上交所主板。不过递交材料不到两个月,熊猫乳品申请撤回申请材料,成为2019年首家IPO“撤单”的企业,直至2019年3月6日,熊猫乳品重返IPO考场,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

据熊猫乳品的回复信息显示,2020年1-6月,浓缩乳制品业务中,上海市盛鑫糖酒食品有限公司代替香飘飘成为第一大客户,香飘飘退居第二,同时,上海乐厨食品有限公司、中山市石岐区荣邦食品商行、内蒙古蒙牛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分列第三、四、五大客户。

从金额来看,2019年,熊猫乳品向江中食疗及中山宏昌销售江中猴菇炼乳调料包系列产品的金额分别为196.65万元、123.38万元。

在专场讨论环节,来自中国社科院和暨南大学的专家许建英、范娟荣、王江、郑亮与喀麦隆学者恩图达·埃博德·约瑟夫·文森特、埃博戈·弗兰克、哈桑·恩约亚围绕当前国际反恐的整体态势与现状、国际恐怖主义对新疆反恐、去极端化斗争的影响、新疆反恐和去极端化的措施与经验、喀麦隆去极端化的制度框架、社交媒体在喀麦隆反恐和去极端化的作用等主题阐述了看法,就“反恐和去极端化的双重标准和政治化”等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

不过,即使熊猫乳品称香飘飘的亏损暂时并不会向其传导而带来经营层面的压力,但亦有食品行业分析人士依然对其大客户依赖表现出担忧。

“相对来说,熊猫乳品对大客户的依赖度比较高,如果客户结构进一步完善,可以加强企业抗风险能力。”一位食品行业人士分析指出,未来香飘飘的经营数据一旦继续恶化,深度依赖香飘飘的熊猫乳品,其营收势必会被直接影响。

大客户入不敷出,这显然很可能会影响到与之关联紧密的熊猫乳品的同年业绩。

在此基础上,深交所要求熊猫乳品进一步披露2020年1-6月前五大客户名单,说明今年上半年期末应收账款前五大明细项目对应客户中,香飘飘未再出现的原因。说明并披露今年及未来是否存在来自香飘飘销售收入大幅下降的风险。

此次研讨会由暨南大学承办。除发言的中外学者,来自比利时、丹麦、白俄罗斯、马来西亚、缅甸、老挝、伊朗、叙利亚、沙特阿拉伯、巴西、委内瑞拉等国常驻日内瓦代表团官员、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特别机制助手、非政府组织代表等也通过线上方式参加了研讨会。(完)

而与熊猫乳品“深度绑定”的A股上市公司香飘飘,也是监管层关注的焦点之一。

此外,熊猫乳品强调,“公司与中山宏昌约定,如发生应归属于熊猫乳品原因的质量问题,由此产生的损失由熊猫乳品负责”。大客户香飘飘亏损

不过今年上半年以来,作为熊猫乳品的最重要客户,香飘飘的业绩表现非常不佳,出现了较大额度的亏损。

喀麦隆常驻日内瓦代表团大使所罗门·埃斯表示,保障人权至关重要,是每个国家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是全球各地和各国共同的敌人,可能侵蚀世界每个角落,联合国各成员国应加强合作,共同迎战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带来的威胁。

对熊猫乳品而言,可谓成也香飘飘,或败也香飘飘。

根据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统计,熊猫乳品的拳头产品“熊猫牌”炼乳,2018年销售规模仅次于雀巢,是国内市场第二大炼乳品牌。

从资本市场进程来看,熊猫乳品2015年6月16日挂牌新三板,一年多后,其向浙江证监局报送上市辅导备案材料,启动IPO进程。

9月7日,熊猫乳品回复了深交所关于其发行注册环节反馈意见落实函,重点涉及公司受托加工江中猴菇炼乳调料包过程中,与中山宏昌之间关于食品质量问题的权利义务分配机制;关于主要产品浓缩乳制品及主要客户香飘飘的变动;历史沿革中涉及国有股权转让变动;关于共同实际控制人认定;公司天然气耗用量大幅波动等5方面问题。

早前,在熊猫乳品的IPO招股书申报稿中也承认,如果未来香飘飘自身经营情况发生不利变化或者香飘飘选择其他炼乳产品供应商,导致其向公司的采购金额减少,将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深交所上述反馈意见中,首先关注到熊猫乳品受托加工江中猴菇炼乳调料包,是否存在潜在的食品质量纠纷。

数据显示,2020年1-6月,熊猫乳品对香飘飘合计销售1006.88万元,销售回款额995.99万元,应收账款余额12.3万元,本期回款比例高达98.92%,香飘飘回款情况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