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将允许因疫情难以回国实习生“转行”

中新网8月25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出入国在留管理厅25日宣布,鉴于新冠疫情导致技能实习期结束后也无法回国的外国人增加,将扩充支援措施。目前仅允许在与技能实习相同的职业种类继续工作,9月上旬起将允许“转行”其他工种。

据入管厅称,实习后难以回国的外国人截至8月21日约达2.42万人,预计今后还将增加。

实习生的实习期结束后,原则上不再具有在留资格且必须回国。作为新冠支援措施,无法回国的情况下已允许他们获得“特定活动”的在留资格,可以从事与实习相同职业的工作。此次认为由于经济情况恶化,仅限相同工种难以继续工作。

但投资终究不是自家的,腾讯对电商始终还未真正放弃。

另外,刘硕裴还表示用户可从天猫、京东等公域板块导入公域流量,通过留下手机号添加成微信好友,将其转变成私域流量,这是腾讯直播很常见的一种运营方式。

随着香港国安法逐步填补其法律体系漏洞,香港可以更有效地恢复社会政治稳定,并进一步改善当地营商环境和人民生活水平。在这个日益多极化的世界里,随着全球增长和财富创造的引擎向亚洲转移,香港在全球金融市场中的战略作用只会越来越凸显。

腾讯补的第一门课,是腾讯直播。

不同于腾讯直播,微信小商店是小程序团队亲自打造的。

着眼于当下,尽管腾讯直播尚处于起步阶段,但却是不容小觑的选手,差异化的路径选择、先天的流量优势使其发展充满了想象空间。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数据,截止 2020 年 3 月,国内网民规模达 9.04 亿。其中,网络购物用户规模达 7.10 亿,电商直播用户规模达 2.65 亿,仅占网购用户的 37.2%。

私域流量本身是电商直播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但生态才是整个行业中最关键的问题,包括从上游供应商到平台再到消费者,腾讯直播能否靠私域流量赢得市场,可能还要花费很多时间精力去拓展。

7 月 14 日,微信小商店启动内测申请,主要面向企业、个体工商户,目前支持售卖超过 1500 个类目的商品,包括美妆护肤、食品饮料、服饰内衣等。

入管厅还透露称,“外国人在留支援中心”(FRESC)自9月1日起面向因新冠而生活困难的外国人开通免费咨询电话。电话号码为(0120)762029,服务时间为工作日上午9点至下午5点。 

香港的全球金融中心和商业中心地位,建立在其提供世界一流的商业环境和基础设施、将快速增长的内地市场与世界其他地区联系起来的竞争优势之上。其韧性来自长期的制度建设演变过程,反映了全球市场开发和选择的商业逻辑。

入管厅4月针对技能实习期中途被解雇的外国人已采取允许换工作的措施。

电商直播赛道上有了腾讯的加入,好不热闹。

餐馆从晚18点至次日清晨5点禁止堂食、4人一桌的措施将再延长7天;

微信小商店是一个免开发、0 费用的卖货小程序,商家不仅能够自主开店,还能够在小程序内进行直播卖货。

而在电商直播方面,直到 2019 年,腾讯才走出了第一步棋。

另外,由于缺乏像薇娅、李佳琦等具有热度、流量的头部主播,在热门话题性上,腾讯直播也略输一筹,难以引起关注。

香港的金融体系已经与全球金融市场深度融合。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最新调查,2019年香港是全球第四大外汇市场,外汇交易的平均每日成交金额由2016年4月的4366亿美元增长至2019年4月的6321亿美元,占全球外汇交易量的7.6%。港币兑美元是交易量最大的货币对。香港是主要的美元交易中心,服务于众多全球企业和投资者。若美国政府通过发动“货币战争”来攻击港币与美元的交易和清算渠道,那将对全球金融市场产生极大的破坏力,也会严重损害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可信度。

在微信小程序直播内测区间,腾讯 PCG 事业群推出了看点直播,一款面向内容运营者的直播工具,2019 年上线,并直接支持接入电商小程序。

另外,在商品货物上,腾讯直播开通了橱窗功能,可以通过绑定京东联盟的账号、微店店铺进行带货。

从直播方式来看,腾讯直播平台主要分为开播端和观看端。

不难看出,微信强大的私域流量(2020 Q1 财报显示,微信及 WeChat 的合并月活跃帐户数达 12.02 亿),成为了腾讯做电商直播的最大王牌,同时也是区别于其他竞争对手的差异化优势。

以淘宝直播为例,淘宝直播累计用户已超过 4 亿,在淘宝的体系里仍有超过一半的人没有看过淘宝直播,这说明未来还存在很大的成长空间。

其次,从当下发展状况来看,腾讯直播仍存在着较大的完善空间。

可以说,腾讯做电商直播是处于“冷启动”状态。

因此,美国终止对香港的特殊待遇地位,只会对香港的贸易格局产生微乎其微的影响。随着中国经济持续增长、进一步扩大开放,香港贸易增长的基础仍然十分牢固。

“去中心化”不难理解。在《致腾讯直播商家及内容创作者的一封信》中,腾讯就已明确表明将促进全民直播、人人带货。

刘硕裴提到,短期来看腾讯直播目前仅是作为一个工具,长期规划将打通腾讯内部所有的公域流量平台。

美国一系列“小动作”不仅暴露了其干涉中国内政的企图,也表明他们根本不了解中国捍卫主权和国家利益的决心。香港基本法开宗明义指出香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是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的地方行政区域。任何形式的外部威胁和制裁都无法阻碍中国维护其主权和领土完整。

中国企业界的强劲增长将继续刺激并维持香港资本市场和金融服务业的发展。截至2019年底,在港交所上市的内地企业达到1241家,分别约占在港上市公司总数的51%和总市值的73%。

腾讯直播的前身正是 2019 年腾讯 PCG 事业群推出的看点直播,经过升级改造后,如今的腾讯直播包含了腾讯直播 App,以及“看点直播”小程序两部分。

直播平台进行直播带货的商家数量较少,并且热度不高。以 7 月 20 日 12 :00 为节点,该时间段正在进行中的直播间仅有 16 个。

无论是初期的起步阶段,还是中期流量裂变,亦或是后期的发展,腾讯直播虽手持“微信”这一流量王牌,但要最终牌面的形成,还存在着诸多变量因素。

另外,通过在朋友圈、公众号、群消息扩散小程序链接的方式,实则是利用用户关系传播带来曝光,从长期发展来看,这可能将带来另一问题——私域空间被打扰。

经过一年内测后, 2020 年 2 月,官方宣布启动小程序直播能力公测,商家可以通过小程序直播打造线上经营闭环,推动品牌生意增长。

至于“聚焦私域流量“,或许可从刘硕裴的话语中窥出一二。

美国政府的所谓“制裁”,根本不符合其在香港和内地运营的企业及金融机构的商业利益,也无助于维持亚太地区的区域稳定与合作。考虑到中美贸易和金融联系的规模以及复杂的相互依存关系,美国无法在不损害自己利益和信誉的基础上进一步升级制裁。

在此时大举入局,还有机会吗?

林郑月娥表示,从7月初至今,新一轮疫情以本地病例为主,涉及多个确诊病例集中的群组,所属类型和行业众多,情况非常严峻,并且暂时未有受控的迹象。

虽然腾讯自身在电商方面的天赋不足,但在电商投资上却是眼光独到——京东、拼多多背后均包含了腾讯的资金支持。

另外,淘宝直播负责人俞峰(花名:玄德) 在今年 6 月 16 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此外,“看点直播”小程序界面仅有“关注”、“精选”两个栏目,各个品类的商品均呈现在“精选”栏目之下,缺乏具体产品品类划分。

在微信场域中,好友列表均是通过验证加入,属于强联系的用户关系,在这样一个私密场域中频繁推送直播链接,直接造成影响的,便是微信平台的社交体验。

不难看出,腾讯开始在电商直播发力了。

知名分析机构艾媒咨询 CEO 张毅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表示:

另外,从腾讯的举措也不难得知,腾讯直播走了另一条电商直播路,即“去中心化,聚焦私域流量”。

不过,这一“引流、留存、转化、裂变”的闭环存在理想化空间。从现实情况来看,要想完整实现这一闭环,存在着多方面难度。

显然,腾讯在电商直播这一赛道上属于“迟到选手”,面对竞争对手的已有战绩,腾讯也不甘示弱,挖掘自己的差异化优势,急忙“补课”。

据腾讯直播商务总监刘硕裴的说法,腾讯直播构建的是微信侧小程序直播场景闭环,主要面向三类群体——

此前,商家入驻腾讯直播存在门槛,需要交纳 599元/半年的技术服务费。不过,这一规则目前已被取消。

食环署下辖的公共街市都将进行深度清洁,工作将从疫情最为严重的东九龙展开;

总的来看,腾讯直播不仅能够让商家通过公域导流,通过商家的运营提高留存性,以及带来更加具有粘性的粉丝群体产生私域流量裂变,还能够直接深入到私域流量当中,利用私域流量进行产品精细化运营。

虽然尚有存量空间,但一向以社交见长的腾讯,要做好电商直播,可不是一件易事。

也就是说,包括 QQ 浏览器、QQ 看点、看点快报、腾讯微视、腾讯视频等多个平台都将成为腾讯公域流量导流的主要阵地,即“一端开播,多端分发”。

2019 年 3 月,腾讯低调上线了“微信直播助手”的公众号,并开启微信小程序直播内测。

商家、主播可通过“腾讯直播” App 创建直播间,并能够通过公众号推送、微信聊天窗口、朋友圈等渠道进行分发。用户可以在“看点直播”小程序直接观看,减少了跳转路径。

香港在维护金融体系稳定方面占据优势地位。香港官方外汇储备资产超过4450亿美元,相当于香港流通货币的6倍多。尽管受到美国的制裁威胁,港币汇率仍然保持稳定,在货币兑换中处于强势地位。与此同时,香港的银行体系健全,资本充足,流动性充裕,资产质量良好,可以承受潜在冲击。

腾讯补的第二门课,在于微信小商店。

而腾讯如何打好电商这副牌,不仅关系到直播带货本身,也关系到微信生态。

首先,从起步阶段来看,腾讯直播一开始便走“去中心化”路线,缺乏头部效应,初期难以形成流量积累。

观看途径单一,流量导入难,扮演工具作用的腾讯直播要想通过私域流量裂变,从而获得市场,恐怕“没那么简单”。

以腾讯直播为例,看点直播微信小程序上,点开主播的直播间能够查看到个人或企业的微信号/公众号,并且在主播的个人直播页面,还可以通过“推荐给朋友”的选项直接将直播间分享给微信好友。

(作者系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中心、刘佐德全球经济及金融研究所礼任助理教授 黎晨)

先看腾讯的电商基因。

今年 6 月,腾讯上线了自家的电商平台“小鹅拼拼”,一款类似于“小红书+拼多多”的电商小程序。

尽管美国的所作所为可能引发了一些市场方面的不确定性和担忧,但它们对香港经济的实际影响非常有限。2019年,香港对美国的出口仅占其总出口的7.6%。香港大部分的商品出口实际是香港以外地区制造的商品的再出口。去年,香港输往美国的本地产品占香港制造业产量不到2%,货值占香港总货物出口不到0.1%。

2018 年 7 月,腾讯推出了“NOW直播”App,不过,从其发展来看,并没有带来太多的水花。

短期内将原本用作强制检疫的鲤鱼门度假村,改为部分无症状或症状轻微的患者使用,可提供300个床位。必要时,亚洲国际博览馆也将用作隔离检疫。

从7月20日起,各政府部门只提供紧急和必需服务,公务员将居家工作,所有原定会议和活动取消。措施暂维持至7月26日;

不难看出,无论是腾讯 PCG 事业群,还是微信团队,都纷纷看好电商直播这一风口。

当下直播电商虽然非常火热,但整个行业仍然处于“初创期”。

腾讯直播的每一步棋,都需谨小慎微。腾讯直播的发展,道阻且长。

电商之于腾讯,可以说是一直想做,却从未真正做成的“副业”。

腾讯曾在 2005 年推出过拍拍网,并依靠 QQ 的强势导流,用户数仅半年就超过了900万。不过,由于中途发展不利,拍拍网于 2014 年 3 月被京东并购。

想要挤进风口,慢半拍的腾讯直播,该如何努力存活下去?

腾讯直播中首先是面向私域平台,而且有很大的裂变属性,因为有很强的社交分享和传播的路径,还有就是转化率,最后才是复购率和客单价的提升。

在直播带货盛行之前,朋友圈微商产品刷屏的行为已令人诟病,而直播小程序链接的扩散,或许也会放大微信用户“苦微商久矣”的情绪。

再者,从运营层面来看,商家进行直播带货的流量入口以及扩散都只能依靠小程序这一载体,流量导入途径较为单一。

7 月 4 日,腾讯直播团队发布了《致腾讯直播商家及内容创作者的一封信》,宣布将于 2020 年 7 月 20 日起开启免费入驻通道,取消之前的缴费规则。

不过,当下的直播竞争已处于一片红海,“淘抖快”各自为阵,腾讯此时入局,显然已经迟到。

腾讯直播本就是深耕私域流量的“生意”,单一的直播入口对流量产生裂变带来了一定的局限性;尤其对不善社群运营的传统商家而言,仅仅通过小程序链接的分享难以实现流量导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