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板公司市值31亿巨亏51亿爆雷或比瑞幸大

2020年4月7日,清明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A股市场元气满满,出现了不多见的跳空高开。沪指、深成指、创业板指等主要市场指数皆红盘报收,单日涨幅在2-4%之间。

而在板块和个股普遍大涨之际,创业板公司豫金刚石(300064)大幅下修业绩,逾60倍的业绩“惊天大变脸”让该股开盘即一字跌停。截至收盘,该股收于2.64元,有超过37万手的跌停封单。

而其中较为显眼的一条诉讼是:

财报显示,2019年三季度末的存货净值8.48亿元,目前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是10亿元。公司表示,存货上涨主要系库存商品增加所致。而计提10亿存货,无疑是将2019年全年的存货都计提光了。

而自2010年上市至2019年的9月30日的近10年时间里,豫金刚石一共才盈利了11.2亿元。目前市值为31.82亿元。也就是说,就算把该公司按照市值全部买下来,都不够填补2019年的亏损!

2019年12月13日 “豫金刚石”发布公告,公布了4起诉讼案件进展及5起新的诉讼案件。截至目前,豫金刚石共涉及45项诉讼/仲裁案件,案件金额合计约44.3亿元。

在回复公告最后,豫金刚石称,公司业绩快报数据未经会计师审计,公司按以往计提比例对应收账款计提了坏账准备。业绩快报披露后公司了解到客户深圳粤通资信状况恶化,依据谨慎性原则对其应收账款余额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截止目前公司未发现其他主要客户财务状况恶化情形,不影响本期计提的合理性。

4月30日,是A股上市公司提交年报的最后日期,很多上市公司爆雷也会集中在这段时间。

针对第四条,关于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减值准备约8亿元的计提,公司2018年度和2019半年度均未计提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减值准备,这次却突然对可能存在减值损失的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补充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约8亿元。

公司回应称部分应收款项的对手方存在信用风险,基于谨慎考虑,计提坏账准备并确认减值损失10.3亿元。

豫金刚石4月3日披露业绩快报修正公告,此前业绩快报显示公司2019年净利润预计为8040.34万元,修正后亏损51.51亿元。交易所针对此事连夜向该公司发关注函。

单项金额方面,豫金刚石指出,重大拟单独进行减值测试的应收账款客户为深圳粤通国际宝股份有限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为3369.02万元,其款项为2018年度采购公司镶嵌饰品尚欠货款,2019年度业绩预告及业绩快报修正公告前公司已按账龄 1-2 年计提坏账准备 505.35 万元,现拟按全额计提坏账准备,预计补提坏账准备金额为 2863.67万元。

对此,豫金刚石也“一本正经”地回答:“您好,公司初步核算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亏损45-55亿元,具体情况请参阅公告。”

实控人究竟缺钱到何种地步,竟然到了月息2%,年化24%的利息借款的地步?

查阅豫金刚石公告可知,在业绩变脸公告前一周的3月25日,豫金刚石发布了2020年第11号公告——《关于诉讼进展的公告》,涉及主要诉讼如下:

要知道,该公司在今年1月18日和2月29日,曾两次披露2019年业绩预告,公告中提到:受人造金刚石单晶毛利、饰品业务收入、理财投资收益和收到的政府补助同比减少等因素影响,公司预计2019年净利润6743.8万元-9634万元,同比下降0%-30%。

也就是说,公司虽然业绩较往年出现下滑,但净利润依然是为正的,丝毫没暴露出业绩要亏损的任何迹象。

有股友评论,“豫金刚石预亏50多亿,欠别人的22亿确认,别人欠的10亿不要。”“董事长自兼董秘,是请不起吗?是没人敢当,得造假啊!”

此外,公司拟对单项金额重大的应收款项单独进行减值测试,按其未来现金流量现值低于其账面价值的差额确定减值损失。

针对第三条计提坏账准备并确认减值损失10.30亿元,深交所也要求公司说明单项金额重大拟单独进行减值测试的应收款项的具体情况,核实说明前期已确认的收入、应收账款是否真实、准确,应收账款计提减值损失、坏账准备的依据、具体测算过程、本期计提的合理性、以前期间计提的充分性,等等。

本次巨亏的“大头”来自诉讼/仲裁计提预计负债,从公开资料来看,豫金刚石及其实际控制人可谓是“诉讼缠身”。近两年来,豫金刚石和郭留希控制的其他“华晶系”公司不断陷入各种民间借贷、金融贷款、企业借款、合同执行等纠纷司法案件之中,而且有大部分都已经进入了司法执行阶段。

有会计人士分析称:“很少有公司全部计提存货,除非公司认定存货卖不出去,但这种情况并不多,即使折价卖也不至于全部亏光。”有投资者质疑,是真的在库房里,然后贬值了?还是压根就没有这10亿存货,而是把别的名头安在存货上,然后通过虚增存货—存货减值的路径一把梭哈?或者被用来调节公司的利润,俗称财务大洗澡。

而且,对于存货跌价准备,豫金刚石在回复深交所2018年年报问询函时称2018年度存货跌价准备计提充分,在回复深交所2019年半年报问询函时也称2019半年度无需计提存货跌价准备。为什么这次突然计提呢?

豫金刚石4月7日晚间公告,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融中财经将对此案后续给予持续关注。

针对第一条预计负债增加计提21.8亿元,其实早在今年1月,深交所曾两次向公司发出关注函,要求公司核实说明预计负债计提的充分性,而公司均未对相关诉讼/仲裁案件计提预计负债。

而豫金刚石彼时的回复则是: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13号—或有事项》的规定,与或有事项相关的义务同时满足下列条件的,应当确认为预计负债:(一)该义务是企业承担的现时义务;(二)履行该义务很可能导致经济利益流出企业;(三)该义务的金额能够可靠地计量。公司经梳理涉诉案件情况,与涉诉案件相关的或有事项不同时满足上述条件,尚未计提预计负债。

事实上,涉及如此规模的诉讼,豫金刚石也早已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新年伊始,创业板公司管理部的第一号关注函(创业板关注函〔2020〕第1号)就给了豫金刚石,其中一条就是要求说明涉诉案件情况计提预计负债情况,计提依据,计提金额是否合理、充分。

公司拟全额计提坏账的原因为深圳粤通自2018年下半年起未采购过公司产品,前期经过多次催收尚未回款且近期无法与其取得联系,公司判断该笔应收账款收回的可能性较小拟按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四大变脸理由均遭质疑

资料显示,豫金刚石于2010年登陆A股市场,目前形成的系列产品包括人造金刚石单晶及原辅材料、培育钻石饰品、微米钻石线等,可广泛应用于机械石材、光学器件及宝石加工等传统应用领域。自上市以来,豫金刚石业绩呈现波动态势,未出现过亏损状况,其中2017年达到了业绩高峰,当年公司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2.31亿元。

一个年营收不到10亿的公司,是怎么亏掉50多亿的呢?

针对第二条公司对存货计提跌价准备约10亿元,给出的理由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及经济下行影响。盈利8040万元到亏损51.51亿,存货计提10亿元,那么还有50亿去哪了?疫情影响不是2020年吗,关2019年什么事 。

针对交易所的关注函,豫金刚石回应称因为根据期后事项,以及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等影响,公司基于谨慎性原则,增加预计负债约21.8亿元、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约10亿,对应收款项计提坏账准备并确认减值损失10.3亿,四是对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补充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约8亿。

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表示反对成立该委员会,称其为民主党的“猎巫”行动。(央视记者 王逢治)

不过,这似乎过于牵强。新冠病毒是在2019年年底过年期间才爆发,要影响也是影响其2020的业绩。豫金刚石给出的理由似乎站不住脚。

甩锅给新冠肺炎疫情,太过牵强

针对该股一字封停,有股民甚至在投资者平台上“一脸懵逼”地问询问上市公司,针对公告《2019年度业绩预告及业绩快报修正公告》提问,亏损的单位有没搞错?是万元?亏损45亿-55亿元?”

豫金刚石很多一反常态的操作,都让监管部门和中小投资者不得不怀疑公司想趁业绩下滑直接一次性“洗大澡”。那么,公司之前年度的财务报表的可信度到底有多大,投资者自己掂量掂量。

而仅仅在时隔一个多月后,公司却爆出巨亏51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