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京郊山水景区成假期热门游玩地

国庆假期·出游 | 北京:京郊山水景区成假期热门游玩地

央视网消息:这个国庆假期,北京郊区游再度火热起来,尤其一些山水景区,成为举家出行的热门游玩地。

兜里没钱,原因很简单——村子的位置太偏。

在延庆龙庆峡风景区,游客乘船行进在山水长卷中,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化了钟山、凤冠岛、东大寨、月亮湾等30余处景观,让游人仿佛置身画境,享受这里的恬静与舒心。

“前方遭‘敌’火力阻断,补给运输分队车辆、人员无法前行。”

王竹生当了老师后,上一天课能计10个工分,这相当于村里的壮劳力干满一天的工分。在收成好的年份,10个工分能换来5斤稻谷,是全家一天的口粮。

每天,王竹生赶着上课前的工夫,先把菜地浇了。下课后,上山捡来一抱柴火做饭。周末,直接扛起锄头和妻子一道下田,从教书先生变回农民。

1968年夏天,正在烈日下挥汗如雨修水库的王竹生接到通知,到村小去当民办老师。这一年,他23岁,初中毕业后回村务农已经6年。

壁厚、质硬,山里特有的气候和土质,孕育出不易发霉、适宜雕刻的优质材料,经巧手加工后运出大山,摆上各地旅游景点摊位。

左桂林牺牲时,小儿子左光元已随红四军转战赣南。后来,他在长征途中身负重伤,又回到井冈山。

1952年,7岁的王竹生进入小学就读。这在新中国成立前是他们一家人想也不敢想的事。虽说吉水历史上曾以敦本重教闻名,但就在刚刚解放的1949年,全县高小毕业生不及千人,文盲占全县总人口的90%以上。

在村民眼里,王竹生是个文化人,但他始终觉得,自己只是一只脚站在讲台上,另一只脚还在田里。为此,他格外重视孩子的教育,希望他们迈出自己未迈出的那一步。

从井冈山茨坪出发,车子在蜿蜒的山路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茅坪乡神山村。

下一步,陆军后勤部将在军委后勤保障部指导下,继续深化无人机运输投送保障模式运用,逐步固化推广该模式,并拓展延伸至弹药物资等领域。

1949年,从井冈山出发的那支队伍,经过20多年的艰苦奋斗,让亿万和左桂林、王竹生家一样的贫苦农民迎来翻身解放。

不同于父亲,读了大学的王继平彻底走出了大山。

“物资安全抵达预定空域,准备投送!”

修过摩托车、卖过小商品、进过工厂……对山里的贫困有多无奈,对山外的世界就有多渴望。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见过世面的左香云最终凭借一根竹子,撑杆跳般跃出了大山。

1945年,逃亡在外的老四媳妇在深山一间茅草屋里生下一个男婴,因屋外有一片竹林,于是取名王竹生。孩子出生没多久,因家里断粮,母亲不得不狠心断奶,去邻村一户王姓人家做奶娘,每月换回一箩筐稻谷,含辛茹苦抚养孩子。

山上,条件比山下要差一些。15岁那年,左桂林的孙子左秀发读了小学四年级便辍学回家,开始劳作养家糊口。

很快,无人机操作手通过屏幕远程精准定位、精确控制,将挂载保温箱投送至任务地域。演练官兵分组取下保温箱,将“野战快餐”、应急物资分发至各点位。

山下,中国革命也走到了十字路口。

“无人机投送分队迅速行动,向目标地域投送补给物资!”

1929年,迫于严峻的形势,红军主力陆续离开井冈山,左桂林留在山上继续战斗。当年底,国民党反动派乘机反扑,为保护红军弹药库、掩护战友撤退,他壮烈牺牲。

左秀发家位于村口不远处。那是一栋修葺一新的客家小楼,门头上挂着“光荣烈属”字牌,客厅墙上一张精心装裱过的烈士证明书引人注目。

2017年2月,井冈山市宣布脱贫,成为我国贫困退出机制建立后首个脱贫摘帽的贫困县。

入冬前夕,在陆军后勤部、西藏军区保障部指导下,一场旨在探索空地立体投送补给新模式的战时物资立体前送演练,在海拔4500米的高原腹地展开。

种稻子、砍竹子、挑担子,肯定饿不死。但要富起来,难!

同样是出山,左秀发的儿子左香云走的是另一条路。

同时,明年起全国禁止生产和销售一次性塑料棉签、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全国餐饮行业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但是牛奶、饮料等食品外包装自带的吸管暂不禁止。

地处湘赣边界、罗霄山脉中段的井冈山,被500多座大大小小的峰峦包围,只有几条羊肠小路穿过五大哨口,通往周边各县。早年间,左秀发的爷爷左桂林为躲避战乱,从湖南逃到黄洋界脚下这个偏远的小山村。

这是一座见证脱贫攻坚伟大胜利的山——

1927年10月,为了让穷苦人民过上好日子,中国共产党在这里创建了我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中国革命在这里点燃星星之火。

孩子们没让他失望,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先后考上大学走出大山,在村里轰动一时。

到了结婚的年纪,左秀发更是起早贪黑上山砍竹子,一根根扛到山外,凑足聘礼和办酒席的钱。婚后,家里的盐罐快见底了,白天上趟山,连夜把竹子削成竹筷,第二天挑着走两个多小时山路到山外,一双筷子能卖两分钱。

这是一座见证共产党人初心使命的山——

山多田少,人均不到5分地,左秀发再怎么卖力,也就是勉强填饱肚子。靠山吃山,山里最多的是竹子。于是,家里但凡要用点钱,左秀发便上山砍竹子。

穷苦百姓躲到哪都摆脱不了贫困的命运。土地革命前,井冈山地区六成以上土地集中在地主手里,苛捐杂税名目繁多。当地传唱着这样的歌谣:“种了万担粮,农民饿肚肠;织了万丈布,农民无衣裳;盖了万间屋,农民住草房。”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王竹生倍加珍惜来之不易的读书机会,家里也想尽一切办法,靠卖鸡蛋、采草药凑钱供他一直读到初中。1961年元旦,竹塘村在吉水中学就读的6个孩子,相约到照相馆拍下一张照片,并在上面写下几个字:翻身第一代。

“起飞!”随着无人机投送分队指挥员一声令下,9名操作手按照战斗编组,操纵无人机梯次起飞升空。上升拉杆、向左拉杆……操作手们全神贯注紧盯屏幕,实时调控。

“知识改变命运”,也成为王氏家族年轻人走出大山的信条。如今全家族年满18周岁以上有47人,中专以上文化的达74%,有43人在城镇安居。

左光元回乡之时,在井冈山下的吉水县八都镇竹塘村,王财善一边给地主打短工、一边耕种几亩薄田,拉扯着家里5个孩子。

在延庆区的野鸭湖国家湿地公园,游人可远眺鸟儿在碧波荡漾的湖面上玩耍嬉戏。微黄的芦苇随风摇曳,映衬出独特的秋日景观,让人特别放松。

1927年,面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屠刀,共产党人先后发动了南昌起义、秋收起义等一系列暴动和起义。毛泽东引兵井冈,创建了我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焚烧田契借据,免除苛捐杂税,按人口平均分田,左桂林获得了世世代代梦寐以求的土地。

竖刻两道,画做竹身,再弯勾几笔,添上竹叶……滚烫的电烙铁笔头移动,一幅栩栩如生的画面跃然竹上,一个个竹筒变成雕刻精美的竹制工艺品。毛竹长满房前屋后,从小到大,左香云即便闭着眼睛,也能画个八九不离十。

当时山上活动着由一些贫苦农民组成、带有革命性质的武装队伍——马刀队。受尽压迫、生活穷困的左桂林加入了马刀队,一同加入的还有他14岁的小儿子左光元。

和王竹生一样,1996年,二儿子王继平大学毕业后也走上三尺讲台,成为八都中学的一名老师。第二年教师节,王继平和王竹生同时获评当地的优秀教师,父子俩同台领奖,成为乡间一桩美谈。

新中国成立了,王竹生一家结束了躲躲藏藏的日子,辗转回到吉水老家。

井冈山革命老区的左秀发、王竹生两个普通家庭的命运也因此发生了转变。

1996年,京九大动脉从井冈山穿境而过,悠长的汽笛声打破山间的宁静。不满足于像父辈一样只在山里刨食,年轻一代把目光投向山外。

在房山区十渡镇的太平天池自然风景区,群山环抱,绿树茵茵,西太平水库犹如明珠镶嵌在山间,青山映碧水、游鱼戏云影,风景别致令人沉醉。这里有太平天池瀑布、龙潭瀑布等飞瀑景观,还有漫山遍野猕猴嬉戏的猕猴谷。景区工作人员的一声哨响,大小猕猴在山间岩涧飞跃蹦跳、啼声不住,猴群们你追我赶,争拿工作人员提供的花生、苹果、梨等美食。景区餐厅里的大部分食材是当地自产,游人能品尝到西太平村的红糖核桃馅土月饼、小米榆叶饭、野生黄芩茶、垮炖水库鱼等等,饭后,还能在湖光山色中静享垂钓野趣。

陆军后勤部运输投送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受高海拔和恶劣天候等影响,无人机飞行状态并不稳定,操作手需综合判断投送点地形、风速、气温等因素,准确有效操作,确保无人机编队抵达预定地域。

孩子成年后,赶上国民党抓壮丁,一家人被迫躲进深山老林艰苦度日。

尽管已经56岁,左桂林毅然随马刀队一起加入工农革命军,后编入红四军第三十二团,担任通讯员。在一次次战斗中,他舍生忘死、英勇杀敌,只为守护这来之不易的日子。

接到命令,无人机投送分队立即启动预案,快速安装调试9台无人机,飞抵补给运输分队受阻地域。西藏军区某部迅速将补给分队运输的热食、饮用水、药品等官兵急需物资,分类转移至无人机保温箱内。

农家染墨,书山有路,一个普通农民家族从此走出大山。

王竹生是幸运的。家里有个老师,一家人脸上都有光。作为少有的文化人,王竹生在村里备受尊重。谁家孩子起名、上族谱,兄弟分家、邻里有纠纷,大伙第一时间都会想到找王老师讨个主意。

“只有探索立体投送模式,才能更有效应对战场复杂特情。”据悉,今年以来,陆军后勤部已在高原地区组织多次无人机运输投送试验攻关,探索运输投送保障新模式,将补给网从“地面输送”升级为空地联合投送的立体模式;将补给点由“静态”调整为“动态”,探索设立流动野战兵站,伴随部队远程机动;将临时试点试验逐步转为常态保障,打造空中“快递员”,畅通高原部队物资补给“最后一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