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叉戟》将播陈建斌董勇郝平“老炮”组合破大案

中新网北京5月27日电 5月27日,由陈建斌、董勇、郝平等主演的公安剧《三叉戟》发布定档预告和海报,宣布将于5月31日播出。该剧讲述了昔日英雄组合“三叉戟”退居二线之际因一起贩毒案件重聚,齐心合力找出幕后黑手并破获一系列案件的故事。

《三叉戟》由马珂担任制片人,刘海波执导,沈嵘、吕铮担任编剧,陈建斌、董勇、郝平领衔主演,何杜娟、徐绍瑛、胡可、王骁、巫刚、翟小兴、丁勇岱主演,陶红、赵子琪、侯岩松特别出演。故事改编自吕铮的金盾文学奖,燧石文学奖双奖同名小说:被警界荣称为“三叉戟”的三位人民警察:崔铁军(陈建斌 饰)、徐国柱(董勇 饰)、潘江海(郝平 饰)在退居二线之际,遇到了一起洗钱大案,他们重新面对20年前的对手并被多方势力挑战。

《三叉戟》聚焦中年警察群体,三位警察老当益壮,功力不减当年。其中崔铁军独到的侦破思路、徐国柱丰富的行动经验以及潘江海令人惊叹的审讯技巧不仅将帮助他们剥开层层迷雾,更会影响年轻一代的新警员。

中国人喜欢讲究仪式感,而京东选择在这一天“衣锦还乡”,自有深意,而此时距离京东当年赴美上市已相隔6年。

并且,就如京东已向港交所申请豁免,能在3年内将一家子公司实体分拆并在港交所上市。虽然尚不知晓将被率先分拆上市的会是京东物流、京东健康、京东工业哪一项子业务,但可以看到,此时成长起来的京东也早已不再只是“京东”。

另外根据京东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京东已拥有超过13.22万名配送人员和超过4.37万名的仓储员工,其物流基础设施为京东自主研发的智能物流和自动化技术。凭借自主控制物流网络和底层数据,京东能够不断优化运营,并模块化流程以保障平台的可扩展性和高效率。

“虽然瑞幸咖啡事件看似触发了中概股回归潮,但这种(回归)趋势早已显露端倪。”青桐资本董事总经理方洁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中概股在美股市场的市值普遍低于国内预期,且越来越严格的外部审核也给到新经济公司很大的压力,而中美经贸间的摩擦也使得美国市场的外部环境对中国新经济公司,尤其是科技概念公司表现出了普遍的不友好,这些都是促成中概股回归的原因。

在此背景下,加之股权激励费用,以及当年京东与腾讯战略合作涉及的资产及业务收购所产生的无形资产的摊销费用,京东2014财年全年净亏损为49.96亿元。

这一天刚好是京东的17岁生日。

竞争的压力、亏损的质疑、做空机构的中伤,当时仍是少年的京东似乎承受了那个年纪不该有的压力。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京东仍然一路负重前行走到了今天。

继阿里之后,网易、京东先后回归港股二次上市,掀起了新一轮的中概股回归潮。诚然,受瑞幸咖啡事件影响,当前中概股在境外资本市场遭遇了一定的环境压力,但对于京东以及整个中概股回归的大势来说,这显然不构成主因。

少年时的京东,面对外部的压力,表现出了坚强的定力和韧性,最终换得了回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京东历年财报注意到,自2014年上市后京东每年的营业收入都保持了双位数增长,并在2019年全年实现销售收入5768.88亿元,较2014年全年销售收入的1150.02亿元,增长了401.63%。

在廖建文看来,京东一路走来可以发展到今天,很核心的一点就在于做了“电商重资产”的布局,做了电商垂直化的事情。用自身对成本把控、效率和体验提升的能力,来改善整个零售行业的成本、效率和体验。

与徐雷一起敲响赴港上市锣声的是6名京东员工和客户代表。他们有坚守抗疫最前线并获得“中国五四青年奖章”的京东物流城配代表、有疫情最严重期间坚持给“风暴中心”武汉金银潭医院送货的快递员代表、有疫情以来不分昼夜接诊3万人次的京东健康全职医生代表、还有对京东在精准扶贫工作给予全力支持的村支书代表、以及受益于京东平台优势实现逆势增长,并积极热心公益捐赠的京东平台商家代表等。

但刘强东不是能够被轻易动摇的人。有人说他一意孤行,但也有人说这是他独到的战略眼光。就结果而言,正是因为当年对自建物流的坚持,铸就了后来京东最坚固的护城河。

6月18日上午9:30,京东集团正式于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股票代码为9618。京东集团此次香港公开发售获得超额认购179倍,国际发售与香港公开发售价最终为每股226.00港元,若不行使超额配股权,全球发售募集资金净额约297.71亿港元。

可以预料的是,于京东而言,在港股二次上市意味着新增了融资渠道,使得公司的投资者结构更加多元,这势必会更有助于该公司的业务拓展。如京东在招股书中就表示,本次赴港募集资金的用途在于投资以供应链为基础的关键技术创新,以进一步提升客户体验及提高营运效率,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可应用于关键业务运营,包括零售、物流及客户参与度。

2007年,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提出要自建仓配一体的物流体系,当时的京东才刚刚获得了成立以来的第一笔融资,而自建物流对于当时的电商行业来说就像是痴人说梦。

但京东真的没有自己的优势吗?答案显然并非如此。

此外,从当时国内的电子商务市场份额占比来看,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网络购物市场中B2C交易规模近1.29万亿元,在整体网络购物市场交易规模的比重达到45.8%,其中天猫市场份额占比超六成,京东占比为18.6%。

2014年5月,京东在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当时的IPO定价为19美元。若按市值计算,当时京东260亿美元的市值已经是仅次于腾讯、百度的中国第三大互联网上市公司。但需要注意的是,尽管阿里巴巴是在京东上市1个月后才向纽约证券交易所提交的招股书,但在阿里上市后,阿里以每股68美元的IPO定价超过了京东一大截。

17岁的京东回归港股二次上市,如今算得上是“衣锦还乡”,但在6年前刚刚上市时,京东还远没有今天的这般规模。

“尤其重要的是,无论在内地上市还是香港上市,对企业来说,都更接近经营的市场,投资者有一定的认知基础,有利于提升投资者的信心和整体的流通性。”方洁说。

首先,网易、京东都在首日认购额出现超售数十倍的情况。6月8日,京东在港交所正式启动公开发售,公开发售价将不超过每股236港元。招股首日,京东即获10家券商合共借出近420亿元孖展额,相当于公开发售超购约25.7倍。

京东已不只是“京东”

因为受疫情影响,京东零售CEO徐雷等高管在位于北京市亦庄经济开发区的京东集团总部参与了“云敲锣”仪式。京东集团战略执行委员会(SEC)成员亦在敲锣仪式上首次集体亮相。

“今年年初的一场疫情,使得京东自建物流的模式优势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和展现,由此被资本市场看好,涨势强劲。最关键的是,京东在2019年全年实现了盈利。这一切都很有力地证明了京东的成长性仍然值得期待。”方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

6月17日,京东宣布在港上市新股发售价定为226港元,此次面向香港的公开发售超购已近180倍。富途证券曾在分析中指出,京东招股书此前显示,最高定价是236港元/股,这一价格属于公司对自身业务价值很有信心给出的定价。而从火爆的公开认购,以及较最高定价仅低了10港元的新股发售价来看,这进一步表现出了投资人对京东未来发展的信心,将京东视为能够带来投资回报的优质资产。

“少小离家”,归来已是有为青年,6年市值增长近3.5倍、超900亿美元,甚至再过一年,京东也将迎来自己的18岁成人礼。回归港股,对于京东而言不只意味着多了新的融资渠道、有了更充裕的资金,更是一种价值回归。但面对越发激烈的市场竞争,以及变幻莫测的市场环境,站在新起点的京东,未来又将会如何选择前进的道路?

与此同时,包括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惠普大中华区总裁庄正松、北京燕京啤酒集团总经理赵晓东等京东的多位重要合作伙伴也都出席了“云敲锣”仪式。这见证着京东集团当前庞大的朋友圈。

2014年5月22日,京东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

面对新型犯罪,“三叉戟”用传统的工作手段进行对抗,纷纷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事。在对手巧施离间计时,“三叉戟”的关系分崩离析。但在警察职责面前,他们最终齐心合力,一举击破了金融犯罪集团,同时也将幕后的腐败黑手绳之以法,续写了“三叉戟”的辉煌。

京东零售集团CEO徐雷与6名京东员工和客户代表敲响赴港上市锣声

站在当前赴港上市的节点,富途证券在分析中指出,京东长期将资源投入在供应链以及物流中,所构建的竞争优势较强,仅从当下时点来看,业绩存在可持续性。

“规避潜在的或者说已经到来的风险对于企业管理者来说是最明智的选择,对于京东来说,虽然其不会直接退出纳斯达克,但创造更多元的融资渠道已势在必行。”方洁称。

“现在大家都知道互联网行业有上半场和下半场的概念,上半场是消费互联网,下半场是产业互联网。但在这个概念被明确提出来之前,其实可以看到京东在上半场的时候一直做的就是产业互联网的事情。”正如京东集团首席战略官廖建文此前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6年走来,京东并非一路坦途。包括面对此前常年不盈利的质疑、被境外机构做空时的危机、乃至市场竞争中所受到的打压……但无论如何,这家略显“憨厚”“土气”的公司,用它特有的定力和韧性,走到了今天。

对此,曹磊也提出,京东目前正处在战略转型阶段,过去两年间,京东在技术领域进行了大量的投入,而且无论在对内提升效率和对外服务输出上也初见成效。选择在港股二次上市,可以多一条融资渠道,为其物流、健康、云与AI等板块研发弥补弹药。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年初的疫情期间,从1月21日至3月31日,京东物流累计承运医疗应急物资超过7000万件,总重量超3万吨,将来自世界各地的1万多吨医疗应急物资和生活物资运送至湖北。

2014年,京东在纳斯达克上市后,该年度的京东财报显示,2014财年京东的营业费用总额为1208亿元,除去最大头的1016亿元营收成本,配送费用为81亿元,较上一财年的41亿元增长96%,成为京东该财年第二大成本支出,远高于营销费用、技术和内容费用、总务及行政管理费用等。

此时此刻,京东物流的价值已经得到了充分显现,但对于2007年的京东和刘强东来说,这无疑是一场“豪赌”。同样也是因为自建物流,常年亏损一度成了此后京东最大的争议所在。

回归港股,京东加速跑的“续航站”

京东创业时期在北京中关村设立的京东多媒体柜台

“少小离家,负重前行”

6月18日,京东集团(纳斯达克代码:JD.US,港交所代码:9618.HK)正式在港股挂牌上市,首日开盘股价达239港元,相较于此前定价的226港元高开5.75%,公司总市值达7386亿港元。

另外,在盈利能力上,虽然从2014年上市起,京东长期处于亏损状态,但通过观察其历年财报数据也可以看到,其亏损幅度多数处于收窄的状态。到2019年,京东已经实现了GAAP(Generally Accepted Accounting Principle是一般公认会计原则)标准下的盈利,而且是大幅盈利。

根据京东在2020财年一季报中披露的数据,截至2020年3月31日,京东物流运营了730多个仓库,包含京东物流管理的云仓面积在内,仓储总面积约为1700万平方米。

虽然大家都知道物流之于电商的重要,但是物流这个行业,模式重、周期长、回报率低,如此不“性感”的事情却要投入巨大精力,对于一家追求高效率、快增长的互联网企业来说似乎有些得不偿失。也正因如此,当时从员工到投资人都不赞成此事。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也表示,多家中概股相继传出回港二次上市,能够看出内地企业相信香港的资本市场环境能够为他们的转型提供稳定、有力的专业二级市场融资服务。而具体到京东来说,京东在港股的二次上市能够实现投资者、用户、合作伙伴在中国资本市场的统一。

坚持自营模式的京东似乎处处都在被阿里力压一头,这也让它此后长期因为“行业老二”的地位而受到或有或无的“嘲笑”。当时的京东年仅11岁。

而不只是考虑到境外资本市场的环境因素,方洁还表示,近年来国内市场环境在向更加开放、灵活、成熟的方向转变,这同样是中概股能够并且愿意回归的重要原因所在。其中,在港股市场,自2018年修改上市规则后,为诸多同股不同权的新经济公司打开方便之门;同时,内地市场也推出了科创板,进行创业板注册制改革,使得上市灵活性大大加强。

京东集团战略执行委员会(SEC)成员首次集体亮相

据悉,5月31日起,《三叉戟》将于江苏卫视、浙江卫视晚19:35每周日至周五2集连播,周六播出1集。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会员当晚24点更新,非会员次日24点更新。(完)